在左齐将军家作客
发布人:离退休处  发布时间:2015-03-13   浏览次数:

(本文作者:石河子大学工学院土木建筑系副教授王关然)

    1961年夏天,我从武汉测绘科技大学航测系毕业,被分配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。当时火车还没有通到乌鲁木齐市,我们在盐湖下了车,几经狂风沙石的考验,直到第二天夕阳西下时,兵团运人的大卡车才把我们送到西大桥附近的兵团招待所住下。

大约十几天后的一天下午,我们还在午睡,忽然听见院子里有人在喊:“王关然,快来接电话!”我一接电话,对方就问:“你是从武汉来的王关然吗?”语气十分亲切、友好。我答“是的。”原来电话是新疆军区左齐副政委的爱人陆桂杰给我打来的,约我明天星期日下午3点到军区家属大院去,说左副政委要接见我。

    想不到军区首长要约见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毕业生,我真是受宠若惊,心中不知道有多高兴!

第二天我换了一件干净衣服如时赶到,向门卫说明来意,但门卫不相信,态度很生硬,不让我进去,我要求代打个电话问问是不是真的,打了电话后,门卫态度马上变的很友好,并把我送到左将军大门口,正在这时,陆主任迎了出来把我带了进去。

左将军穿着黄呢军装,站在客厅中间,我一见立即向前伸手和他握手,突然发现左将军的右臂是空的,我立即慌忙用双手去补握着将军的左手。当时像有股电流冲击着全身,我心中突突乱跳了起来,左政委十分亲切地叫我快坐下,可我不敢坐。

    陆主任看出我的窘态,就拉着我陪坐在左将军身边的大沙发上,一直等我情绪安定后,才站起来。

    左将军先问我的家庭情况,又问我的工作和学习情况,我如实一一回答。当左将军知道我上大学前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时,很是高兴,说:“我们新疆很需要大学生来参加建设,特别是向你这样参加过抗美援朝的,能吃苦,能适应新疆的艰苦环境的大学生。”他又说:“你要记住,是党培养你上的大学,今后党的需要,也就是你的需要”接着,左齐将军又向我详细介绍了部队1949年进疆时的艰苦情况。他说你们这些大学生来了,将来会把新疆建设的很好的。接着又向我介绍新疆的边防形势,说目前是有点紧张的,我们新疆的边防主要还是靠你们兵团的力量。又说整个兵团,农八师、农七师在各个方面算是最好的,又告诉我这些师的首长名字,并叫我如到几个师工作,就去看看这些师领导。

    我们一直谈到傍晚,陆主任进来叫我们去吃晚饭,左将军把全家人都叫来一桌吃,陆主任一一向我介绍,这个叫左延,那个叫左南,饭桌上,陆主任和孩子一律吃面条,惟独我和左政委两人吃大米饭,这是我来新疆后第一次吃到大米饭,陆主任一块又一块把鸡肉挟到我碗里,说:“我今天特地叫厨师去买了3公斤重的大鸡!”但我发现左将军却不吃鸡肉,他说:“我就喜欢吃四川辣酱!”

    饭后,我告辞出门,左将军、陆主任陪送我到大门口外面,一再交待:“下次你再来啊!”我当时满口答应:“会再来看你们的。”但一晃36年过去了,我每次到乌鲁木齐办事,却没敢再去看左政委、陆主任,如今已成为我一生中的最大遗憾,因我一直想:自己是一个普通大学生,是不应过多去打扰大首长的,后来在十年文革中,我时时都惦记着左齐将军和陆主任的安全。文革中,我没出卖自己的灵魂,也没有玷污自己的人格,我自始至终哪一派都不参加,一直坚持到底。我永远记住了左将军对我的教导:“党培养了你上大学的,今后党的需要也就是你的需要。”这句话我听进去了也做到了,我一直在新疆工作,没有离开。